胡艳苹给28名智障者一个温暖的家(身边的感动)

她收养救助智障者9年,28名智障者在她的精心照料下开心地生活;她的耐心细致让这些智障者一天天改变,他们的进步让人兴奋不已;她不仅要让他们饱暖,还要让他们活得更有尊严,如今她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让他们创造自己的价值。她,就是吉林省长春市兴隆山镇太平村的胡艳苹。

在吉林省长春市兴隆山镇太平村,有一个特殊的家庭。36岁的胡艳苹(见图右。本报记者孟海鹰摄)带着28名智障者,一大家子人生活得其乐融融。

9年前,她开始收养救助智障者。如今这28名智障者,男女老少都有,最小的只有5岁,年长的近70岁。2010年,胡艳苹被授予长春市道德模范光荣称号。

2001年1月15日,胡艳苹7个月大、患有先天智障的儿子离开人世。从那以后,她开始收养“傻子”。守着垃圾箱拣吃食的“老梦”,找不到家胳膊被撞伤的“大美女”……都被她领回家来了。一个个智障者被她起上了好听的名字:开心、高兴、如意、吉祥……

胡艳苹的父母开始并不理解,“他们就知道吃,动不动还指鼻子骂我们老两口一通,你图个啥?”但一年年过去,老两口成了“傻子”们亲爱的爷爷奶奶,离都离不开了。

前些天,深圳的外孙女想姥姥姥爷了,老两口票都买了,可刚一说走,“傻子”们哭得这个伤心啊,老两口是哄了又哄,到了长春后,咋寻思都放心不下,一狠心又把票退了,当晚就回去了。

葛彩玲是胡艳苹第一个小摊的服务员。“一开始和她生气,赚点钱多不容易。”葛彩玲说。但是后来她慢慢地也和这帮“傻子”有感情了,欢乐就是她捡回来的。

胡艳苹后来又生了个男孩,每次妈妈把智障者领回家,他都会拿出最好的玩具给他们玩。在孩子的小小心灵中,他们都是家人。

曾在吉林省体育学院工作的张秀梅,一年多前和丈夫一起加入到这个大家庭,“我是教育学学士,能为他们提供些帮助吧。虽然生活环境从长春变成了这个小村子,但看到他们的每点进步,都感到欣慰和快乐”。

11月16日,雪后初霁,记者跟着胡艳苹来到了这个特殊的家。院外寒风凛冽,屋内暖意融融。外间,有些人就着音乐扭秧歌;内间,炉火烧得旺旺的,有些人坐在炕头取暖。仔细端详这些“傻子”,收拾得都挺干净,关键是他们的神态,有一种孩子般的欢乐,他们的集体表情就是笑。

胡艳苹说,这些人来时基本都是满身虱子,头发乱糟糟,脸像大花猫似的,把饭倒在地上,用手抓着吃。现在都知道坐在桌边好好吃饭了,也知道穿衣服、刷牙、洗脸了。

“关键你得给他们一个空间,让他们放松身心,同时把他们当正常人看,在这种鼓励与心理暗示下,有很多改变会发生。”说起他们的进步,胡艳苹开心不已。

12岁的洋洋现在镇上的小学旁听,已学会写简单的数字和汉字了;十来岁的欢乐来了一年多后,会说话了,刚开始大家都以为他是哑巴呢;二亮会说“小白兔白又白”的童谣了,虽然这四句童谣张秀梅足足教了他半年……

这是个温暖的家,智障者们从心里珍惜它。开春时,隔壁邻居在烧秸秆,他们趴在院墙上喊:“别在我家旁边烧,你给我家房子烧着了咋整?烧着又没家了。”下雪了,不用管理员吱声,他们抢着把院里的雪打扫干净。

四五十岁的两个人可以为一块糖吵起来,像小孩子一样哇哇哭;开心前些天忽然对水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到底把它鼓捣坏了;欢乐夏天时喜欢把没熟的果子一个个往下摘,怎么说都不管用……

这么多年一个一个地攒了这么多智障者,胡艳苹操心费力担责任不说,更是要真金白银地付出。“一个月最少一万多块,一买衣服就得十件二十件的,鞋子成箱买,去年光看病花了十来万。”胡艳苹说。好在这几年,生意越做越红火,经济不是什么问题了。但一个人浑身是铁能打几个钉,这个需要更多人的力量去关怀。“有钱的用有钱的方式,没钱的用没钱的方式,你给他一个拥抱、一个微笑,都是极大的鼓励。”

胡艳苹一开始收养智障者,只是一个母亲寄托哀思的自发行为。但是当她真正走入了智障者的世界与生活,她爱的含义变深了——她关心的不再是几十个人,而是这个群体;她想的不仅是怎么让他们饱暖,还要让他们活得更有尊严更加快乐;她希望能寻找到一种模式,让他们创造价值体现价值,甚至自己养活自己。

在智障者住的房前有二垧地,地里可种菜种果树,院子里则可养鸡喂猪。春天来了,由师傅领着,智障者们在菜地里忙活。他们不仅能在田野上呼吸新鲜空气,玩玩闹闹,种的菜还可以供自己吃。“将来,他们种的菜也可以卖出去。”胡艳苹说。

生命是平等的,应该用爱为智障群体撑起一片天,让他们生活得有尊严、有快乐。我要做的还有很多…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